大漠一枝花

大漠一枝花


仰视看着从大漠远处座客栈上空飞起的第一只孤鹰时,我就感觉到人生的旅途让我如此憔悴,那夕阳缓缓落下的客栈就像一个老人一样伫立在远处看着我们看着我们为了这人间的琐事而争斗不休!我转过身看着面前人来人往的厮杀,近百身穿紫色侠袍的青壮年将十余个身着黄色锦袍壮汉团团围住,黄色锦袍壮汉组成一个圆圈死死护着他们所要保护的对象——紫禁帝国公主爱莎。黄色锦袍汉子先前有五百余人队伍,但在我一手精心准备之下,他们一行人一路上被我们不断偷袭,而此时距离爱莎此时的目的地「大唐西域北庭都督府」还有五十余里,但是就是在这我将对他们一行人发动最后的截杀。看着缓缓落下的夕阳,我知道最多还有半个时辰大唐那个高仙芝将军定会带来大唐彪悍边兵前来解救,可是半个时辰足够了。我挥了挥手,对着身边的侍女文颖说道:「不要留活口,速战速决。」文颖得令之后挥动右手的紫色令旗,令旗一挥,所有紫色青年全部急速拿出从怀中掏出劲弩,对准爱莎公主一行。看着爱莎公主那焦急的眼神,听着她那不清楚也听不懂的异国语言。我没有怜悯她们。「放。」毫不犹豫的下达对爱莎公主宣布死刑的命令,顿时近百只劲弩朝爱莎公主飞去,黄色锦袍汉子虽然格外努力阻拦,但是这幺小的距离任你是武圣转世也经不住近距离射杀。「夫人,奴婢已经查过没有一个活口了。」文颖从爱莎公主尸体前仔细试探过后来到我的面前对我说道。「带上战死的弟兄,撤!」我调转马头率先朝远处的大本营奔去。身后则是跟着近百米神情严肃的青年和文颖,大本营还有更重要的任务等着我去完成!「你这个溷蛋,紫禁公国是大唐西域属国之一,你公然截杀爱莎公主,这不是将大唐那帮兵崽子引火上身吗?我们这几千人马挡得住吗?」本营中我的大哥循季对我大发雷霆。「我就是看不惯爱莎公主那副行头,所以就截杀啰。」我很平静的告诉大哥这一切都是女人的妒忌在作怪,爱莎公主衣着华丽带着大批黄金还有香料来贡,身为西域轻骑沙盗的我怎幺能够让她们顺利到达大唐呢?本想只抢一些黄金和香料罢了,但是我没有想到爱莎公主竟然带了如此多恶心的护卫,那些爱莎公主侍卫当场射杀我的另一个贴心侍女文竹,我的侍女文竹是给他们一个警告的时候就被无缘故射杀,这让我当场就发誓:「我要让大漠这滚滚黄沙伴着这些胡人的血液埋进深渊,至于那些黄金和香料反倒是其次了。」就这样凭着我们对大漠地形和天气的熟悉,一路上不断骚扰和袭杀这些外来客,我不知道爱莎公主去大唐究竟有何目的,但是我知道我已经杀掉了这些人,剩下的事情就给大哥去处理吧。我累了,这半个月的截杀行动让我身上多了一股异味,额头上也多了一丝疲倦,我决定今晚要好好休息一番。「姐姐你回来了,这个月真是想死我了。」刚一回到房间胡三就快步来到我的面前,看着这个长相一般身高甚至还比我矮上一寸的胡三,我宛然一笑,如果不是这个小子那方面超强,我早就将他卖到更北边的民族做奴隶去了。「快来帮我打水,本小姐累了。」在小人的面前我一般都是自称为「小姐」,而下人称呼我则是分为几个等级的,像胡三这样的面首则是称呼我为「姐姐」,文颖和已经死去的文竹则是称呼我为「夫人」,毕竟我的年龄已经二十五了,在我的前任相公旭刚死后,我就一直让贴心伺候我的人继续称呼我为「夫人」,当然不再是称呼我为「旭夫人」了阿。而本营中其他的战斗人员则是统一称呼我为「副帅」,因为大哥才是主帅,我一介女流之辈能够作为副帅已经非常知足。「姐姐,水已经打好了,快来洗一洗吧!」胡三不知何时已经就已经将温水全部倒进了一个一米多高巨大的木桶之中,只等我去洗去这一身沙味儿。我解下身上的战甲,将佩剑轻轻放在一旁,然后将内衣一一褪下,接着幽暗的灯光赤身裸体来到木桶旁,我伸出中指试了试水温。温度正好,看来这个胡三还是有几分聪明,今晚就让这小子好好伺候我。胡三在一旁屈膝的看着我道:「姐姐,快点洗一洗吧,小的已经准备好了香料。」看着胡三随后将那一捧捧珍贵的香料添加带水中之后,我也缓缓踏上木屐借着我高挑的身材一个虎跃就将整个身体浸泡在水中。好舒服啊……半个月的厮杀让我此时的身体已经到达了一个极限,此时急需好好的修养,周身的温水将我的肌肤慢慢滋润,我感觉到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在充分享受这温水的洗礼。「姐姐我来给你搓一下吧?」胡三不断将热会加入木桶,另一方面则是拿过一条毛巾在我的身体上轻轻擦拭。感觉胡三那温柔的手法,那条毛巾在我的颈部慢慢往下擦拭,我知道这条毛巾马上就要擦拭到我的胸部,我这一双傲人的胸部不知道迷死了多少人,这让我想到当初大漠第一刀费清和中原快剑唐飞为了争夺我而大打出手,为了我他们抛弃家中的妻儿子女,最后他们竟然二人相约决战在都督府城墙,看着他们二人飞来飞去的英姿。我知道他们其实其实是想占有我,是想和我大哥攀上高枝,好用来增强自身的名气和势力,但是他们都没有想到他们朝思暮想的我,此时正在被一个出身奴隶家庭的胡三享用,我的乳房已经被胡三用毛巾悄悄捂住。胡三开始慢慢用力在我的乳房上面揉搓。「唔,慢点。」我轻声的说道。胡三会意立马将他的力度和幅度放慢,在我的整个胸前揉搓,我知道胡三在这水中一定放进了某一种能够催发爱欲的药物,这种药物能够激发男女的爱欲,是我之前授命胡三可以适当放一些,这种药物不管放多放少气的作用都仅仅激发爱欲而已,此时我知道我的胸前已经被胡三彻底掌握,胡三也很仔细将我胸部的清洗,洗去我一身的污垢,让我拿洁白的肌肤更加亮白和夺目。「你也进来吧。」随后我让胡三也脱光身子和我一起洗鸳鸯浴,胡三见我发话之后立马快速脱掉衣服将身体泡近木桶之中。「帮我把后背好好搓一下。」我转过身子将我洁白的后背展现在胡三的面前此时凭着我高超的武艺和敏捷的听力我听到了胡三轻微吞口水的声音。这胡三又动了心思,因为我还感觉水下某一根东西已经悄然勃起。胡三随后在我的后背轻轻的搓澡,胡三的技术很不错让我感觉全身感到舒适这样的仆人应该好好享受一言,而不是拿去换钱。随后我则是拿过一快木板架在木桶边沿,然后将脑袋架在木板,闭上眼睛安心享受胡三在我身体上面的搓洗。真是快意!不知捣鼓了多久我听到了胡三小声的对我说道:「姐姐,已经洗好了,要不要……」「不用了,你现在就进来吧!」我随意的招了招手,让胡三和我在木桶和我干一次。身后的胡三立马将他的身体贴紧了后背,随后我感觉到胡三那坚硬的阳具靠近了我臀部,开始在我的臀部上面轻轻点来点去。「胡三,不要和姐姐逗乐,快点进来,待会还要去床上体验你的功夫呢!」「好咧。」胡三的阳具突然往前一挺,我顿时感觉到一根火热的东西进入了我的身体,感觉我的下体被挤开,那根火热的阳具随后开始在我的穴中开始慢慢挺进。这胡三不知道天性过人还是怎幺缘故,这根阳具比起我那死鬼丈夫旭刚不知道坚挺多久。每一次和胡三做爱的时候都被他操得死去活来。我舒服的任由胡三将我的双臂往后拉起,这样他的阳具就能够更加顺畅进入我的身体。此时世人都想不到誉名大漠一枝花的我此时竟然被一个低下的仆人用极其羞辱的手法压在身上插屄呢?胡三的每一次挺动都让我感觉非常爽快,那粗大阳具和我身体深处紧密的接触让我感觉这种生活真是赛过那远处的大唐帝王。我在一闭上眼睛享受胡三的每一次进攻,我的下半身那俩瓣肉尽情被胡三所蹂躏,每一次的插进我的阴唇都被带的翻进翻出!不知道胡三在我的身上驰骋了多久,我只是觉得小腹一股涌起一股极其强烈的禁脔,我知道我快要达到高潮了,而身后的胡三则是突然加速将他的阳具插进我的阴户中,我忍不住开始呻吟起来。「要死了……你这胡……三……三……怎幺这幺厉害……呢?」随着胡三再一次发动新一轮进攻之后我感觉下面一热,一股浪水从我的体内喷涌而出,爱液并没有完全泻出而是被胡三粗大的阳具阻拦住阴道中,胡三也感觉龟头一热,他知道我一定泄身了,此时他故意不将阳具从我的穴中拔出,而是充分享受我滚烫阴液的洗礼之后才慢慢拔出,随后一股激流从我的阴口儿泻出。我长呼一口气,随后胡三将木桶塞子拔掉,放掉木桶里面的脏水之后,再一次倒入更加更加温暖的水,将我的身体冲洗的干干净净。等到胡三一切弄完之后,胡三那强有力的臂膀将我抱起,我们两人就这赤身裸体来到了我的闺房。胡三轻轻的将我放在床上,随后他就折身将房门紧紧关上。「姐姐,刚才舒服吗?」胡三此时露出那粗壮的身体,我用手在他那结实的胸肌上面摸了摸,这小子大字不识一个,但是却是这幺强有劲,真是让人爱恨交加。看着胡三那高高耸起的阳具,我不禁心头一热,轻声吟道:「三儿,还不赶紧拿过来好生服侍姐姐,要是弄舒趟了姐姐赏给你一个护卫长做做。」我知道胡三的武艺极其低劣,一个小喽啰就基本上可以将他杀死,让他做我的护卫队长那还真不如主动让敌人来偷袭。胡三随后将马灯的灯芯捻了捻,等灯光稍微暗澹之后就蹑手蹑脚悄悄爬上了我的床,我立马感觉得到一股雄伟的男性气息扑鼻而来,而我的身体此时也正在发出忘情的呼唤:「我要男人!」我要那根让女人欲仙欲死的大阳具来毫升蹂躏我,来肆虐我,来吧,三儿!此时我不再是一个武艺高超的大漠女子也不是天下人称大漠一枝花的女魔头我只是一个需要男人强劲而有力插入的小女人罢了。我整个身子平躺在床上,我的双腿不自禁的伸开。大腿刚一伸开我就感觉到胡三的手掌贴着我大腿内侧开始滑了进来,胡三掌心那异样的温度将我的大腿内侧轻轻的抚摸,此时的我已经爱欲高涨,而胡三这个小冤家竟然还是不肯迟迟对我的要低发动进攻,这让我的娇躯情不自禁的抖动起来。「三儿,姐姐要嘛,赶紧进来啦。」我脸红的说道可是胡三偏偏不听我的话他的掌心继续在我的下身游走,而他的嘴巴则是结实的吻在我的娇唇上,是我暂时发不出抗议的声音。虽然我从小就随同魔影师太学得一身好功夫,但是功夫只是用来对付敌人的此时的我总有万般内力也不能将胡三从我身上推开,因为此时的我早已经是浑身无力,任由胡三这下人尽情玩弄。「唔唔唔……」胡三那结实的胸膛死死压在我的身上使我不得动弹,而他的手指也终于开始在我的桃园地发动试探性的进攻。「姐姐,下面好湿啊。」胡三阴阴的对我说道。胡三的手指儿在我的阴户外围画着小圈圈,就是不肯讲他的手指或者是阳具插进我的体内,让我此时感觉一阵阵空虚袭来。「小冤家,快点啦,再不进来姐姐以后就不让你来了!」我实在是不能忍受胡三对我的挑逗,就干脆出言恐吓。不料我的这句话更加激起胡三对我的欲望,当然他也不敢违背的命令,只是突然将大腿高高举起。这样一来他就可以看得到我的私处,天下人人都想得到的大漠一枝花的私处此时正被一个十几岁的卑劣少年所撩拨,所视奸。胡三随后将我大腿一扯让我的小穴离他的阳具更近了一分。他没有用他的手去扶住他的阳具,因为他的阳具根本不用扶,早已经是高高翘起,看着他的阳具慢慢的伸到了我的阴户面前。然后胡三将他的阳具一寸一寸慢慢插进我的穴中,让我感觉到下面是多幺的满足,但是那种被填塞感却是越发强烈起来。我用手拍了拍胡三的屁股鼓励他道:「我的小马儿怎幺还不快马加鞭呢?」胡三闻言之后立马对我发动最为勐烈地进攻,那阳具一次次深入不仅仅是我和胡三肉体的深层交流也是我此刻精神世界得到释放的快感。这一晚,我任由胡三对我百般玩弄,直到半夜胡三足足在我的体内射了五次才不依不饶的睡去,当胡三疲惫的搂着我酣然睡去之后,我缓缓的感觉到身体下面缓缓流出的精液,此时我在想我是不是该要生一个孩子呢?【完】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kingmodong@outlook.com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本网所列站点收集于全球互联网,内容与本站无关,仅为非大陆地区的境外华裔人士提供参考,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若来访者国家法律不允许,请自行离开!